幕前幕後:環法車隊忙碌的一天

在自行車賽中,目光焦點一向集中在揮汗如雨、表情扭曲的選手上。選手們之間的愛恨情仇,甚至自己養的狗(Cadel Evans的狗就得罪了不少觀眾與記者),都是鎂光燈追逐的焦點。但就在主集團選手忙著卡位、想著待會怎麼進攻時,後面的智囊團更是整個車隊大腦的核心。這幾年越來越多導播給了後方隊車鏡頭,不少觀眾知道漸漸地發現,真正決定今天比賽結果的,往往不是在主集團的選手,而是後面這些羽扇綸巾的運動指導員(Directeur Sportif,簡稱DS)、以及勞苦功高的車隊工作人員們。

 

 

 

如果大家有機會接觸如環法這樣的大型比賽,應該多會被其中的陣仗給嚇一跳。以環法大賽為例,整個環法大隊包含了選手、隊車、運動指導員、教練、機械師、按摩師和其他工作人員,以及一台卡車和一台巴士。這是任一個一級職業車隊 (Pro Tour車隊,還有外卡進來的洲際職業隊也算)的標準配備;除此之外,大會的工作人員、裁判、醫生,還有記者媒體等等加起來,陣仗大得嚇人。這通常被稱為 Caravan ,直譯就是駱駝商隊,這樣的形容真是再傳神不過。這個陣仗有點像台灣的廟會活動,前面熱熱鬧鬧地有各種陣頭表演(環法大賽則是有精彩的摔車大賽和香蕉跳舞),後面接著出現樂隊、吉普車、小發財,盛大一點的不忘弄台開篷卡車放著電音舞曲。

 

對於亞洲的觀眾朋友來說,轉開電視比賽早已進入正賽階段,多半只Cover兩個小時。不過選手及車隊在賽前、賽後的準備,可不是兩個小時就能輕鬆解決的。今天,讓我們一窺車隊忙碌的一天,看看比賽時選手和車隊都在忙什麼吧!

 

賽前,7:00

 

大多數的比賽都在上午10點至11點開拔,實際在場上的時間約4~5個小時,端看比賽的難易度和長短。選手們的作息早睡早起,在大賽期間,早晨7點大夥都在餐廳集結,準備用餐了。選手們的早餐顯得相當關鍵,因為即便在比賽當中有補給,但固體食物的分量都不大,自行車又是個消耗極大的運動,無論吃什麼,共同的特點就是「吃很多」。大型車隊多半有自己的營養師甚至廚子,但賽間還是會靠旅館餐廳準備食物,碳水化合物少不了,燕麥、蛋和少許肉類都列在名單當中。

riders  

蝗蟲過境

   

8點選手們用完餐檢整完裝備,爬上巴士準備換裝。選手們住宿的地點通常不會離開賽起點太遠,但偶爾碰上大賽的出發點設在小鎮,這時車隊就頭大了,隊員和工作人員可能住在不同旅館,那麼準備的時間就必須提早。卡車上大多裝著所有競賽需要的器材和零件,選手的車則是在隊車上。比賽之前,運動指導員 (DS) 開始發號施令,根據當天的賽況進行賽前簡報,並根據每個不同的選手特性安排攻擊時機。事實上,像環法這樣的重要大賽,許多重要賽段車隊在賽前都有訓練,但DS仍不忘耳提面命,選手有疑問的會在這裡提出來。以Lampre-Merida來說,老將Chris Horner 則可以協助今年的彩虹衫Rui Costa,大夥相互扶持支援,水壺工好好運送水壺,才是奪下佳績的不二法門。

 

_-2  

賽前例行的任務提示

 

開賽,11:00

 

開賽之前選手會測試裝備,把自己今天的比賽車來回檢查,避免出錯。但另外一件事更重要,就是解決自然的呼喚(Call of Nature)。由於選手在比賽前會飲用大量的水,賽前選手會找機會排尿,有些則會在暖身中立賽段時就先路邊解放。在選手熱身是車完畢之後,大夥進入等待起跑區,車隊則進行些公關活動。此時車上的運動指導員正式上工,開始密切追著大會的無線電收發報 (Radio Tour)。

 

一般來說,一個車隊會配備兩台隊車,但實際的隊車數量不明,通常大於兩輛。車上會配置三人,每台車上都會有機械師,運動指導員自己開一輛,另一輛通常由另一個隊經理駕駛。隊車上通常可以掛上8台以上的自行車,主將的車會掛在右邊最外側,因為這是機械師最容易搆到的位置,假如車隊主將真的要臨時換車,才可以在最短時間中完成。

 

_-1

 

萬能的隊車

 

關於選手的備車,車隊通常會為幾個重要主將們帶上專屬size和幾何的備用車。至於其他選手,假設要使用備車就只能一起共享了。車隊技師會在坐管上用奇異筆做記號,方便調整至選手正確的坐高。在實務上,選手通常「先求有、再求Fitting對」,賽況正激烈,假如主將真的不幸破胎,副將都會毫不猶豫捐獻自己的輪子或車子給主將,誰叫自行車是個團體運動呢?

 

正式開賽之後,運動指導員雙手沒有停過。現代的隊車除了Radio Tour之外,還會配備衛星電視接收最新賽況。車上通常有三支無線電,一支拿來聽大會的Radio Tour掌握賽況,一支拿來指揮使喚選手,一支是隊車之間的聯繫。隊車們必須相互支援,例如有人攻擊或逃脫到前面集團了,拉開一段距離之後,裁判長就會示意讓其中一輛隊車往前支援;假如有人摔車或機械故障,兩台車之間就會配合調度,指揮最近的一台前去救援。

 

開賽都11點了,因此選手們沒多久就會進入午餐時間。選手的通常不會從隊車裡遞出去,而是預先擺好樁腳在餵食區 (Feed Zone)準備。打開補給袋,選手吃的其實相當簡單。車隊會在早上的旅館早餐中做好三明治,用錫箔紙包起來,再裝上一堆”Energy”、”Power” 系列的食品,聽起來看起來都不好吃,這些乾飼料實在談不上美味,可能再配上一瓶水和可樂。經過Feed Zone 之後大家會很有默契地吃飽玩再上工。

 

_  

滿滿的Gel (噁~)

 

_-4  

很陽春的午餐

 

_-3  

午餐便當袋

 

以平路站來說,最後20公里通常是賽事白熱化的階段。運動指導員這時候開始眼觀四方耳聽八方,不時地報告秒差給集團裡的選手做為參考。假如有兔子選手在前面,兔子通常會回報今天自己的狀況,和運動指導員評估有沒有機會能逃脫成功? 一旦決定今天要Show Hand 拼單站,運動指導員就要開始命令集團裡的隊友們消極牽制,並一路嘰哩呱啦地為選手加油。一般來說,在歐洲訓練的選手無論國籍,都能說上基本程度的法語或義大利語,這幾年英國和澳洲籍選手當道,集團也越來越有「英語化」的趨勢。Lampre-Merida 倒是一支血統相當純正的義大利車隊,運動指導員、隊經理和選手溝通多半都是義大利文,對於外籍選手來說,學會車隊的「官方語言」,有時候比國際通用的英語更為重要。

 

賽後

 

比賽結束之後,選手先爬上萬能巴士洗澡換裝,接著移動到旅館和自行車適身調整師 (Bike Fitter,負責設定選手車輛的專業人士) 討論今天的狀況,並和機械師回報車輛今天的狀況。隨著自行車適身普及與數據化,結合了功率計回傳的資料也提供運動指導員做為參考。機械師這時候就要火力全開,最重要的事情是洗車。其實看到選手車,大家的變速走線剎車並沒有到刀切豆腐的某南港名店標準,但車子是一定要洗的Bling Bling 才行,因為這是對贊助商的交代啊!

 

接著選手開始按摩,每個人會花上40~50分鐘。按照貓大的說法,Lampre-Merida 總共有6個按摩師,分配在不同賽場,大比賽車隊投入的多,按摩師就來的多。選手下賽之後的功課是盡量的放鬆,並獲得充分的休息。但另一方面,車隊工作人員這時正忙著大呼小叫,行政人員在各房間穿梭。不過選手們在脫下車衣之後,多半顯得安靜祥和,這時一般車隊會拒絕媒體的採訪,並且擋下所有不相干的人。因為對於選手來說,此時的心情仍是焦慮與緊張,隔天又有硬斗的賽事必須完成。

 

_Sacha_Modolo_  

這個在台灣夜市40分鐘500塊

 

就好像我們瀕臨聯考一樣,考試前雖然心情緊張,但自己多會想營造一些輕鬆舒適的氣氛。畢竟,對於車隊來說,主角和車隊的核心就是選手,車隊一切的運行都以選手為重。下賽之後,選手們扣掉按摩和收操的時間,基本上就是自己的自由時間,車隊對人極為尊重。而一切的軟、硬體,都為了服務選手為出發點,而有秩序和訓練有素的團隊,正是讓一切事物運行在掌握之中的關鍵秘密!

 


 

556593_1378750229028475_470704556_n  文/嘴砲王

 

作者簡介:本業金融詐騙業,現任某開曼對沖基金產品經理,遊走於中港台地區。副業看自行車比賽、寫自行車比賽、講自行車比賽。在還有台灣版環法轉播時曾是團隊中的一員,曾經也參加比賽順便不小心站上凸台。寫作風格pH值偏低,現任美利達單車大檸檬成員之一。

 

創作者介紹

美利達單車大聯盟World Tour Cycling

美利達單車大聯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ony
  • 南港名店的走線對選手不適用,因為文中也說只有重要主將有備車,其他選手需要的時候就得將就.如果要更動龍頭或手把,重新走線就要好幾個小時,這對於忙碌的多日賽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呀!

    過往的比賽也有看過緊要關頭掉鍊影響成積,機械師光是把這些車的洗車保養做完,恐怕也沒辦法每台車的變速調整都做到盡善盡美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