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看完了關於Astana車隊裡主將與隊經理的愛恨情仇,是否感覺看了八點檔的「環法世間情」,然而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歷史絕對一再重演,時間回到1980年代,在賽場上叱吒風雲的正是已得到四次環法冠軍頭銜的法國之光因諾 (Bernard Hinault),他即將遇到從美國飄洋過海到歐陸打拼的天才車手雷蒙德(Greg LeMond),老謀深算的沙場老將對個性耿直又天賦異稟的菜鳥,這齣「半澤雷蒙德」的劇情保證精彩。 

LeMond-Hinault_1927516c  

天賦異稟的雷蒙德

雷蒙德算是第一批以科學的方式選拔出來的自行車運動員,1961年他出生在美國加州,成長於內華達山脈的城鎮,在美國鄉下這種完全與公路車運動八竿子打不著的地方長大,所幸1970年代由於當時他參加了滑雪項目的運動培訓,那時正是運動科學萌芽方興未艾的時期,科學化與系統化的訓練導入,在春夏季安排自行車項目作為非賽季時的交叉訓練。當時美國在科羅拉多州多泉市(Colorado Springs)新設立國家奧林匹克訓練中心,測試所有美國具有潛力的青少年運動員的最大攝氧量(VO2max)(*註1),當測驗員測到他的數值時驚訝大喊:「老天爺,你看看這個,真是太不可思議了」!才發掘出雷蒙德這個有絕佳天賦耐力的運動員,他的VO2max數值一直為人津津樂道,一般有運動的正常男性約為40-50ml/min/kg,阿姆斯壯為84ml/min/kg,西班牙名將也是五屆環法冠軍印杜蘭 (Miguel Indurain)為88ml/min/kg,雷蒙德為92.5ml/min/kg。

 註1:最大攝氧量(VO2max)指一個人在海平面上,從事最激烈的運動時,組織細胞所能消耗或利用的氧之最大值。最大攝氧量可用來評價個人有氧作業能量及心肺耐力,並可藉以設定運動員的耐力運動訓練強度。想多了解自行車最大攝養量的訓練知識可參考禾宏文化出版的 <自行車訓練聖經>。

 

踏上歐陸,進入職業車壇

1981年雷蒙德與雷諾車隊簽約開始踏上歐陸走向職業自行車手之路,1982年他初聲試啼贏得了環未來(Tour de l’Avenir)這個專屬年輕人的賽事,隔年拿下世界錦標賽冠軍,成為第一個拿下世界冠軍頭銜的美國人,1984年雷蒙德第一次參加環法賽就拿下第三名,之後馬上就被以超級副將的角色用兩倍的薪水挖角到當時新成立的車隊La Vie Claire。這個新隊伍裡頭包括了即將要衛冕第五次環法的因諾 ,當然1985年的環法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護衛因諾五度衛冕。

lemond-hinault-tdf      

圖說:左為雷蒙德,右為因諾 

副將的宿命

1985年的環法前兩週,因諾的狀況非常好,成績與第二名保持著明顯的領先,一直到第13站結束後,因諾與第二名,也就是雷蒙德之間的差距還有將近5分半,然而第十四站之後,一切都變了,在第十四站,在接近終點時準備衝刺時因諾與其他選手因卡位問題,而互相碰撞倒地,因諾躺在地上數分鐘無法動彈,經過大會醫師檢查發現他摔破鼻子了,最後他還是騎上了車滿臉是血的回到終點。因為摔在最後一公里內,成績不受影響,但回到旅館因鼻子的傷勢他感覺呼吸困難,且連日在賽事中累積的疲勞也一一浮現,隔日出賽他的狀況就開始不甚理想,勉強的跟上主將集團。

000_ARP2086094_m    圖說:第十四站因諾滿臉是血的回到終點

到了第十七站,這也是環法史上著名的一站,這天是要挑戰兩座阿爾卑斯的大山,因諾的狀況顯然的非常不好,完全無法跟住其他總成績車手的速度,而雷蒙德則因擔任副將的角色在早先的攻擊就被隊經理派去盯哨,一開始還有六七名選手,到了最後的爬坡只剩下他與當時的總排名第三名羅許(Stephen Roche),觀察了羅許的狀況,雷蒙德覺得自己的狀況非常之好,要甩掉羅許拿得單站甚至同時穿上黃衫並非難事,於是雷蒙德向助理隊經理請求攻擊許可,然而助理隊經理要求他等等因諾,再過一陣子雷蒙德又再度詢問隊經理他與因諾的之間切確差距,隊經理為了因諾的衛冕大業,只好對他說謊:「大約40秒,就在下一個集團就要上來了!」實際上,因諾落後了好幾分鐘,雷蒙德不敢抗令只好邊盯哨邊等待,但發現越來越多爬坡能力不及他的選手都已經經過身邊,因諾還是沒有出現,最後邊騎邊等的結果,寶貴的時間優勢已經流失,雷蒙德進終點時滿是憤怒的淚水。接下來的幾站雷蒙德即使狀況再好,他也是僅執行副將的工作,就是盯住總成績的威脅者羅許,不再要求自我的表現,因為他明白對於La Vie Claire這個法國車隊而言,1985年的環法冠軍只能屬於即將衛冕第五次的因諾。

YOUTUBE:1985年環法第17站終點畫面,可以看到最後頒獎畫面時Hinault雖然穿上黃衫但表情卻十分疲憊  

 

雖然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因諾的第五件黃衫成色明顯不足,但紀錄仍舊是紀錄,因諾順利拿下第五次環法冠軍,與Jacques Anquetil及Eddy Merckx齊名。在當屆賽後因諾就公開的宣布,明年他要幫助年輕人取得環法冠軍,當然所有大眾一致解讀年輕人指得就是雷蒙德。然而古有名訓:「知易行難」,言行一致向來非常的不容易,古今中外皆然,甚至對五屆環法冠軍來說是也是一樣。我們可以接著看看因諾如何”協助”雷蒙德。

 

出爾反爾的因諾與追尋自我的雷蒙德

1986年度賽季一開始雷蒙德就用一連串的實績證明了他的絕佳狀況,與上一年相同,雷蒙德與因諾又同在La Vie Claire車隊下參加環法。在第九站的計時賽雷蒙德因為爆胎,兩人之間的差距首度拉開到44秒。第十站是第一個重要的登山站,進入山地之後零星攻擊不斷,但最讓雷蒙德傻眼的,莫過是因諾與另外一個La Vie Claire的法國隊友一同攻擊他,雷蒙德當下不知如何反應,瞬間應該有千萬的思緒在他頭腦裡頭穿梭,該追還是不該追?最後他竟然忍住咬著牙按兵不動,堅守同隊隊員該有的情操與分寸,不去追擊自己的同隊隊友,因為如果他追上去就是帶著敵人打自家人,會讓同隊隊員的逃脫優勢化為烏有。最後到終點,他總成績排名第二,紮紮實實的輸給因諾五分半的時間。LeMond賽後悲傷的表示,他的環法結束了。

之後,只要一進入山地站,因諾有機會就出其不意的攻擊,雷蒙德只得緊閉嘴唇咬著牙承受,也不追擊,儼然是個悲劇英雄的角色,記者試圖詢問因諾為何要針對雷蒙德攻擊,因諾表示「這樣可以”協助”雷蒙德取得最後的勝利,而且我喜歡”玩”自行車,作一些不一樣的事是我理想中”玩”自行車的方式。」這故事到了第13站,終於雷蒙德在隊友也是他的死黨漢普森(Andy Hampsten)的協助之下,突圍單飛進終點拿下單站大幅拉近與因諾的時間差距,當天的法國媒體用的標題是:「命運之日到來(Day of Destiny)」意指雖然大家都知道雷蒙德才是最具冠軍資格的人,但直到今日雷蒙德才終於認清自己的命運是要自己爭取而來的!

如果要說至今看過最大器的車手,我想非雷蒙德或屬,在1986年環法最後一個山地站,這時雷蒙德已經身披黃衫,在這一站果然因諾還是樂此不疲的展開攻擊,然而被雷蒙德與其他總成績車手瓦解攻勢。到了最後要爬上困難的阿普杜耶( L'Alpe d'Huez)時,即將進入終點,但主將集團只縮小到剩下雷蒙德及因諾,這時因諾的狀況顯然不佳,這時因諾居然開口要求雷蒙德待在他身邊(stay with me),意即要雷蒙德等他。雷蒙德不僅僅沒有棄他而去,還伸手推了他一把,甚至還把最後的單站勝利讓給了因諾 ! 真是不可思議,要是我早就撇下因諾不管了,他的死活關我屁事,怎麼還會有協助他甚至讓給他單站勝利?這種以德報怨的情操是雷蒙德這位車手與其他具有相同實力車手非常不同之處。通常身為主將的確需要一種王者的霸氣,甚至要有可以為了勝利不擇手段的特質(延伸閱讀:規則之外的黃衫);雷蒙德絕對有主將的實力,然而他的理性卻可以壓制自己對於勝利的慾望,是菁英運動員裡非常與眾不同的。

hinault-lemond-tdf86   

  圖說:身為黃衫的雷蒙德在阿普度耶以德報怨的伸手協助因諾,最後還讓出單站冠軍

(首次看到成色十足的黃衫當起副將推車)

 

最後巴黎頒獎台上,同樣的La Vie Claire車隊也是有非常耀眼的成績,前五名也佔了三名,雷蒙德及因諾並列一二,雷蒙德的同隊好友漢普森名列第四。看來吵吵鬧鬧的雙主將策略,除了車隊氣氛不佳,隊內必須得選邊站,也提供車迷及媒體茶餘飯後閒嗑牙的消息之外,好像不是什麼不好的策略。而雷蒙德在Froome摔車退賽第一時間就評論SKY的策略他表示:

「可以理解Wiggins與Froome之間有所嫌隙,但他覺得他們兩位都是專業運動員,可以克服這些相處的障礙」。

我想世界上專業運動員這麼多,而雷蒙德應該是最有資格這麼說的,不是嗎?

 

----------------------------------------------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

因諾退休之後在幹嘛呢?如果認真看環法轉播(特別是頒獎台畫面)的人應該都有看過他的身影,他為環法大會工作,正確職稱不確定,但總是會出現在頒獎台上,他在賽場上有個綽號叫做Badger (獾,嚙齒類動物的一種),特性是看似溫和,但咬住就不會放了,或許這呼應了他的騎乘風格。

bettiniphoto_0041352_1_full_600  圖說:2009因諾(右)把冒名頂替爬上頒獎台的鬧事者推下台去

而雷蒙德呢?他退休之後經營了自己的單車品牌事業,但一如大部分的運動員一樣,不善商業管理因此倒閉,爾後又因直言抨擊阿姆斯壯與蘭迪斯(Floyd Landis)使用禁藥,而被阿姆斯壯與他的贊助商Trek告上法院。他從職業自行車的運動體系出身深知其中的窠臼為何,因此對於推廣查驗禁藥的各種活動與言論不遺餘力,也對於國際自行車聯盟(UCI)禁藥管理的長期不作為感到十分不滿,甚至在2012年致函UCI主席,要求其應該為了諸多使用禁藥管理不善而下台,而自己願意來暫代主席的職位來改革車壇,當然UCI主席直接回絕了他的要求。(作者按:無論什麼領域耿直的先知總是寂寞啊!)

  


  文/小花 

作者簡介:禾宏文化打雜兼職美編,正職家庭主婦,在自行車的非主流領域打滾了十年,閒暇時喜歡閱讀與蒐集歷史自行車資訊,喜歡讀舊的賽事更勝於新的報導。

 

創作者介紹

美利達單車大聯盟World Tour Cycling

美利達單車大聯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環法忠實觀眾
  • 想請問小編 上面介紹的雷蒙得(Lemond)就是今年環法比賽開始前後都會出現2位主持人其中那位嗎? 現在看歐洲體育台在環法開始前後都會有個Lemond tour france的小節目 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個人....
  • 您好,是的,那個主持LeMond Show就是那個LeMond...
    不過自從阿姆斯壯的邪惡帝國被剷除之後,感覺他就越來越胖了.....XDXD
    現在已經是個美國胖大叔樣了~真是歲月不饒人啊!

    By 小花

    美利達單車大聯盟 於 2015/08/03 17:1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