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0-50年代是義大利競賽自行車壇最耀眼輝煌的時期,可惜時間的沖刷與語言的隔閡,讓21世紀的人已經忘了,甚至是根本不認識那些輝煌年代的傳奇車手們。延伸閱讀( 媽媽嘴不負責任環義歷史系列:環義霸權 )。如果要說說大時代裡的經典傳奇,那更不能不提扣比(Fausto Coppi) 與巴塔利(Gino Bartali)之間的故事。

 

Fausto-coppi-Gino-bartali_0

 

圖說:1949年的環法賽,扣比(左)與巴塔利(右)合作補給

 

自行車民族英雄巴塔利

1935年,在21歲生日之前,巴塔利正式轉為職業自行車選手,不到四年的時間他拿遍了所有重要的單日賽冠軍,外加兩次環義冠軍,一次環法冠軍(1937年如果沒有不小心摔到橋下那應該會有兩次)。隔了10年1948年他再度拿下環法冠軍,這紀錄非常獨特,因為至今沒有人能間隔10年還能再度拿下環法冠軍。而巴塔利的1948二度環法冠軍也是一個神蹟,由於義大利當時的政局非常不穩定,處於隨時會掀起革命的臨界點,當時的義大利首相致電給遠在法國比賽的巴塔利,要他盡力拿下環法冠軍,因為讓人民的情緒有個專注的焦點,否則內部的戰爭將一觸即發。巴塔利原本是居於落後的劣勢,但肩負國家的興亡,神奇的讓他在重要的山地站轉敗為勝,讓他在34歲的高齡再度拿下環法冠軍頭銜。

巴塔利的騎乘風格也非常獨特,他能與集團一起衝刺,也能在山地裡競爭,且求勝心強。從外型與性格上也說明他的鐵漢風格,身材粗壯,皮膚黝黑,個性非常的健談,甚至有些公眾人物的浮誇,迷信且是虔誠的天主教徒,情緒變化很快,也常大肆飲酒作樂,但由於他優異的運動表現及鮮明的個人特質,卻也是當時普遍能接受且大受歡迎的自行車手典型。

賽事之外的巴塔利:

二次大戰期間,賽事因為戰事而中斷,身為一個虔誠的天主教徒,他受到佛羅倫斯樞機主教的感召,加入了秘密組織,這秘密組織是用來進行情報工作,進而將在義大利的猶太人運送到安全的地方免受納粹集中營的摧殘。而巴塔利在北義大利各地藉故進行自行車訓練,但實地上卻是在暗地傳遞訊息,他將通信文件、照片等等藏在車架及把手裡頭以避免盤查,然而他也真的曾遭受到秘密警察的懷疑而被調查,所幸因他是個家喻戶曉的自行車手而逃過一劫。80%的義大利裔的流亡猶太人在二戰之後存活,這比例高於鄰國許多,這要感謝義大利有許多像是巴塔利這樣的人,出於真誠的憐憫。巴塔利在世的時候閉口不談這段二戰歷史,直到2000年他過世之後,這段歷史才慢慢的被挖掘出來。

20130923_bartali-  

圖說:年輕時的巴塔利

英雄出少年的扣比

出生於貧困農戶,為了生活糊口而來騎車,1939年,那年他僅僅19歲,時轉為職業選手。1940年他第一次參加環義大賽,所謂英雄出少年,第一次參賽就獲得環義冠軍。但不幸的是隔年起二戰戰火爆發,1943年他被徵調作戰最後於北非被英軍俘虜,當了接近兩年的戰俘。而環義賽事本身也受到戰火的波及自1941年中斷,直到1946年才恢復舉辦,中斷了五屆,而環法則被中斷了七年之久。他最大的成就莫過於兩次的同年拿到環義、環法這兩大賽事的冠軍,分別是1949與1952年。

雖然扣比出身微寒,然而年輕的扣比卻有一個非常高貴的外貌,他的身材高瘦,相貌與五官細緻,像是從畫裡走出來的羅馬貴族,他的談吐誠懇,注重飲食細節,飲水只喝礦泉水,生活起居規律,律己甚嚴。而他對自行車無論是器材、服裝到自行車戰術上面的高規格要求,讓他成為這領域的創新與改革先鋒。

他對於器材非常注重且有自己的想法,他是第一個在計時賽時還要求技師另外準備一台較輕量自行車的選手,他也要求競賽時一定全程帶上手套,減少摩擦之外也能在摔車時保護掌心。從變速器、踏板到衣著他都提出改進的想法,不僅只是針對功能上,甚至連外觀與風格都是他注重的要點。

扣比也是第一個將副將(水壺工)的角色,從奴隸提升為真正的隊友,讓他們能在不影響主將總成績表現的範圍內去追求自己的表現。在過去,水壺工幾乎可說就僅是圍在主將身邊工作的奴隸。也是扣比發明了放出副將盯哨逃脫集團的戰術,讓副將能在逃脫集團內監控對手,這是自行車戰術的一大創新。

在當時的歐洲,自行車是被視為底層階級的運動,從事的運動員多半來自於想脫離既有貧困生活的農家或是工人,素質可想見一般。扣比的出現宛如一股清流,高貴的外貌與他寬宏尊貴的個人特質除了帶來自行車壇的新氣象之外,也扭轉了大眾對於自行車運動或運動員的刻板印象。

TO009830  圖說:年輕時的扣比

一山難容二虎

1939年扣比19歲,轉為職業騎士參加的車隊就是巴塔利所領軍的Legnano,這在當時可是首區一指的頂尖車隊,隊裡唯一的領導自然就是巴塔利,在他強勢的領導風格之下,所有的隊員只能為主將的成績作努力,無須有個人意志,主將說什麼作就對了。很快的巴塔利就發現,這個最菜的年輕人扣比竟然會對他交代的事項有所質疑甚至想跟他討論。

 一年後,1940年的環義,巴塔利在第二站就摔得悽慘,接下來的每站都是又用意志拖著身軀勉強跟上,時間上頭的優勢風雨飄搖,Legnano隊經理陷入一個兩難,因為他必須支持巴塔利,因為他是環義的明星,大家都想看他出賽;但在這樣下去車隊的成績恐怕就萬劫不復。於是他想到隊上還有一個身體強健的小夥子,看起來好像不錯也能跑。隊經理轉過身跟巴塔利說:「你仍是我們的主將」,轉過另外一邊擠眉弄眼的用口形告訴扣比:「攻擊!」。不消額外的鼓勵,年輕的菜鳥隊員扣比領先了四分鐘,拿下第11站的單站勝利,還穿上了粉紅衫。事後,隊經理堅持他從來沒有「說」過要扣比發動攻擊。1940年,20歲的扣比第一次參加環義就上手,居然就取代了主將(而且還是偉大的巴塔利)的地位拿下了粉紅杉,義大利為這個年輕耀眼的冠軍陷入一片瘋狂,但兩位一代名將的樑子就此結下來了。

1940-giro-Bartali-e-Coppi  圖說:1940年扣比(後方)與巴塔利(前方)在環義大賽

 

世錦賽趣聞

1942年之後,知名度已打開的扣比離開Legnano車隊,與巴塔利兩人彼此迴避,避免身處同隊,爾後烽火已起賽事停頓了很多年。直到1948的世界冠軍錦標賽,兩位被迫再度同隊相見,由於世錦賽一直以來都是以相同國籍編隊,兩人皆代表義大利出賽,但沒想到兩人之間的瑜亮情結讓他們在賽場上只顧著盯著同是隊友的對方廝殺,完全沒管賽事如何演進,最後兩人雙雙落後進入終點。義大利的自行車協會同年做出裁決,決定將他們兩人都禁賽三個月以示懲誡,理由是為了個人恩怨而罔顧國家榮譽,乃身為運動員的極不良示範。

 

為了環法而再次同隊

1949年前扣比都一直不願出賽環法,原因是環法從1930年代開始都需以國家的名義報隊出賽,因此如果參加了環法,面臨的就是得與巴塔利身處同隊的現實。但1949年是扣比30歲生日,他想為自己留下特別的紀念,因此他決定要參加1949年的環法賽。然而扣比明白,相較於前一年的環法冠軍巴塔利,如果自己要在國家隊裡有真正的主將地位,那麼一定要有突出的表現才能把主將位置坐得安穩。在環法賽之前表現自己的實力的最好方式莫過於在環義賽有所表現,有趣的是1949年的環義賽主辦單位彷彿聽到扣比的心聲一樣,竟安排了一個有史以來可能是最難又最多的爬升路線,要一連爬五座一級爬坡。當日賽事結束,扣比第一個進入終點,巴塔利排名第二晚了11分,第三名以後的選手隔了一小時左右才陸續進來。1949年用實力與巴塔利平起平坐同為義大利隊的主將,雖然兩人賽前還簽了和平協議但之間還是維持著互不往來的冷戰關係。

進入1949年的環法大賽,故事戲劇性的發生,第五站時,全長293公里的比賽,扣比在開賽42公里時就跟隨黃衫與其他六人一起攻擊,到了75公里時,與後面集團的差距來到六分多,這時黃衫一時不慎與觀眾發生碰撞倒地,也連帶把扣比捲入摔車事故,然而黃衫並無大礙扶起車子就再度上車而去,但扣比的車卻撞成一堆廢鐵,不再能前進。這時候跟上來的義大利隊支援車,雖然馬上就能提供備用車,但那卻不是扣比的車,扣比大叫:「這不是我的車,我要我的車!」隨後再來的是巴塔利,巴塔利看到路旁的扣比與倒地的車,他情緒激動,留著淚大聲的對扣比喊叫:「我會等你的!」所幸再來的隊車就是由隊經理賓達(Alfredo Binda)駕駛,後面載著的就是扣比的車,當站結束巴塔利落後五分多,扣比因為情緒無法平復及缺乏補給導致的飢餓,落後黃衫18分多。

當晚檢討大會展開,扣比認為賓達對巴塔利偏心,以至於駕車跟隨著的不是他而是巴塔利。扣比甚至不願繼續進行比賽,他們的爭吵從餐廳的餐桌上一直延續到飯店大廳,這時一位老人牽著狗走過,看到他們的爭吵,老人走向前去跟扣比說:「我一無所有,只有這條狗,因為我很崇拜你所以我把這隻狗以你的名字”Fausto”受洗,我相信牠絕不會背叛我,就像是我絕不會背叛牠一樣」,說完這串話就行個禮繼續牽著狗往前行。扣比被老人一點才從爭執中醒來,才願意聽賓達的解釋,也相信賓達不會獨獨偏好巴塔利。 

Fausto-coppi-Gino-bartali_0

圖說:1949年的環法賽,扣比(左)與巴塔利(右)合作補給

1949-tour-16-tappa-Coppi-e-Barta   

圖說:1949年的環法賽地十六站,扣比(右)領著巴塔利(左)爬上阿爾卑斯的大山伊佐阿爾山口(Col d'Izoard)注意兩人用的變速器不同。

渡過了這個爭執,義大利隊在接下來的賽事如有神助,事實上他們有著的可能是史上最無敵的超強陣容,扣比、巴塔利,外加老謀深算的五屆環義冠軍隊經理賓達,在場上果然是無堅不摧,進入阿爾卑斯山地站,巴塔利在他的生日當天獲得了單站勝利的榮耀,扣比則是接著穿上黃衫,贏得1949年的比賽。他也是在這年達成第二次的同年的環義、環法雙料冠軍。

兩人之間的角力在他們的職業生涯走向尾聲的時候,有了非常溫馨的結局,他們除了一同上電視節目勾肩搭背的合唱。後來巴塔利車手退休後成立了自己的車隊,還簽了40歲的扣比當他車隊的主將,即使扣比當時再也沒有賽場上的競爭力了。不過讓人非常遺憾的是,隔年的元月扣比就因受邀到北非打獵旅遊時感染瘧疾身亡。享壽僅40。而巴塔利則是一直活到2000年才過世。

coppi-ghisallo-monument  圖說:義大利科莫湖畔的自行車教堂(Ghisallo)外的扣比紀念雕塑

 

1991-giro3-bartaqli-lemond  

 圖說:1991年的巴塔利與雷孟德(Greg LeMond)

 


  文/小花 

作者簡介:禾宏文化打雜兼職美編,正職家庭主婦,在自行車的非主流領域打滾了十年,閒暇時喜歡閱讀與蒐集歷史自行車資訊,喜歡讀舊的賽事更勝於新的報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美利達單車大聯盟 的頭像
美利達單車大聯盟

美利達單車大聯盟World Tour Cycling

美利達單車大聯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天啊,竟然有這麼棒的文章,。謝謝小花兒😍